• 導航

安徽巢湖“銀屏牡丹”號稱“宋代牡丹”,真實

安徽巢湖“銀屏牡丹”號稱“宋代牡丹”,被譽為“四奇”,真實情況如何?

問:花木君

安徽巢湖“銀屏牡丹”號稱“宋代牡丹”,真實

最近看到報道,安徽巢湖銀屏山景區的“銀屏牡丹”已經開始綻放,其中1朵半開,1朵露白,銀屏牡丹進入了今年的賞花期,當地不少游人前去觀賞。

“銀屏牡丹”大有名氣,據說有四奇:一奇為牡丹來歷,于懸崖峭壁之上,貧瘠石罅之中突兀出這樣一株枝青葉茂的牡丹,可望而不可及;二奇為牡丹花齡,據說已有千年滄桑;三奇為千年一貌,歷經風霜雪雨,不凋不敗,不蔓不枝;四奇為極具靈性,花朵的開謝和朵數,可預兆當年的年成豐歉。

安徽巢湖“銀屏牡丹”號稱“宋代牡丹”,真實

那么,銀屏牡丹真的如此神奇嗎?首先第一奇,名副其實,銀屏牡丹在40米高的懸崖峭壁之上,株形蒼勁古樸,葉片青翠倩麗,花朵潔白高雅,風姿綽約,凌波微步,頗有曹子建的《洛神賦》中神女“翩若驚鴻,婉若游龍”之神韻,又有周敦頤的《愛蓮說》中“只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的仙風道骨,值得品評賞玩。

再看第二奇,據宣傳資料,北宋時期著名政治家、文學家歐陽修知滁州太守時,應廬州太守李不疑的邀請,千萬觀賞這株牡丹,并且為之賦詩一首,因而得出這株牡丹已有一千年的歷史。

安徽巢湖“銀屏牡丹”號稱“宋代牡丹”,真實

然而,這第二奇似乎有點雕鑿附會,言過其實,值得商榷,因為其中疑點頗多。首先是人物對不上號,其次是詩詞并非歐陽修風格,再就是和牡丹植物壽命相悖,還有就是沒有延續記載,下面筆者就來談談自己的看法。

歐陽修(1007-1072)是“唐宋八大家”之一,知滁州太守是慶歷五年(1045年),后改知揚州、潁州(今安徽阜陽)、應天府(今河南商丘)等地。而廬州太守李不疑沒有生平,可是我們從同時期政治家王安石的《李通叔哀辭(并序)》中可以找出大概生平,其中有“通叔李不疑,世為閩民?!?,“自京師歸面其親,道建溪,溪水暴下,反其舟溺死,年二十八云?!?/strong>。

安徽巢湖“銀屏牡丹”號稱“宋代牡丹”,真實

可以得知,王安石和李不疑交好,李不疑年28歲而逝,時年為王安石“予待禮部試,留京師?!?/strong>,而王安石慶歷二年(1042年)進士及第,也就是說,李不疑即便當時是廬州太守,那么在歐陽修知滁州(1045年)時也已經去世,二人不可能相遇。然而還有一種情形,那就是或許李不疑為另一人也未可知。

其次,假設歐陽修和太守李不疑賞花賦詩,然而品讀這首詩詞,似乎并非歐陽修風格:

《仙人洞看花》

學書學劍未封侯,欲覓仙人作浪游。

野鶴倦飛為伴侶,巖花含笑足勾留。

饒他世態云千變,淡我塵心茶半甌。

此是南巢招隱地,勞勞誰見一官休。

詩詞可以看出是一個崇仙學道的隱士所寫,并非官吏口吻,而當時歐陽修曾在慶歷三年(1043年)出任右正言、知制誥,位高權顯,知滁州為貶謫。因而不可能用“未封侯”、一官休”如此淺顯直白的口吻,況且“學書學劍”重疊平庸,也不太符合作詩韻格。還有一個那就是“看花”并非“賞牡丹”,從唐宋人崇尚牡丹來看,如果是觀賞牡丹,自然不可能是“看花”,因而詩詞題目也不能說明是賞牡丹。

安徽巢湖“銀屏牡丹”號稱“宋代牡丹”,真實

再一個重要的證據就是,查遍《歐陽修全集》中找不到《仙人洞看花》的詩文,因而,這首詩不可能是歐陽修的作品。另外,歐陽修關于牡丹研究頗多,他的《洛陽牡丹記》是我國和世界上現存最早的牡丹專著,如果看到有如此倩麗的牡丹精品,自然會記錄于書籍,然而在其關于牡丹的著作以及詩詞中,并未有提及。

那么,我們可以確定,這首詩為他人所作,并且是牽強附會到歐陽修,其主要原因是歐陽修關于牡丹的研究非常著名,并且是北宋著名的政治家、文學家,一旦和其牽連上關系,那么“銀屏牡丹”自然聲名鵲起,“蜚聲海內外”(事實上確實做到了)。

安徽巢湖“銀屏牡丹”號稱“宋代牡丹”,真實


您可能還會對下面的文章感興趣:

    站長QQ:3069994398
    在家赚钱的工作室 钢铁股票走势 麻将移移看 什么游戏好玩棋牌的 20选5开奖查询 西甲直播360高清 今日股市收盘点评 广东麻将推倒胡下载 最近网上挣钱软件 足球巴巴nba直播 大唐麻将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