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航

念一曲心經,守一份清寧

   我們總是隔著歲月說塵緣,說八千里風月,不及手邊的情意半卷,說這一世的清歡里面,是歲月慢慢的沉淀,是沉淀到最深的心底里,無法割舍的念,是內心澄碧的湖面,開出大朵大朵,媚生的蓮。

  ——-題記

   秋,來的突兀,走的急促,花白的清霜,已于夜暮時垂落,季節的深處,有微微的寒涼滲透,山與水的骨骼悄悄覆蓋上了枯黃的底色,風,打了個旋,掠過凄凄清清的草木,干燥與暖陽同步,北風與清冽起舞,捻一季花色,揉一寸嬌羞,合著內心的渴望,輕輕撫摸,這一程的風景,不溫不火。

   喜歡上一個詞“微微”,微,是一種態度,是一種妥貼,微微慢下來的時光,微微入眼,微微喜歡,微微的小煙火,微品,微茶,灼熱著微燙的情懷,微微一笑,世界你還會有什么棱角。

   有情懷的人真好,情懷是一個大詞,有擲地有聲的金屬感,還有溫度,還不光澤,還有體積和存在感,有情懷的人可親可懷。情懷二字讓人動容,有情懷的人更讓人動容,那分明全是對人間真意的交代,一筆筆,一點點,隆重又從容。

   很欣賞一種人,一直在屬于自己的氣象中行走,不攀附,不虧欠,用自己獨特的風格去理解,不在無常中,去過問陰晴圓缺,世事變遷,也不在忙碌時,傷及體膚,勞其筋骨,守心,守情,守一世的傲然挺立,與寂寞交換著語言,在獨處時靜享風花雪月。是誰說過:日子,不是疾風苦雨,也不是,冷暖無主,所以,沒必要過的大汗淋漓,錯亂無邊。

   “孤獨的時候,我就去墳地里轉一轉……”到目前為止,這是一句精神強度最高的話,出自一個風情萬種又柔韌百轉的女人口里,她是時光的裁縫,縫制著光陰中的邊邊角角,硬是把自己活成了一種方式,活得沒有時間和年紀,這是最美的修為。

   人的一生,形形式式,光影陸離,斑駁交錯,各種曲線彎彎折折,延伸出溫婉的誘惑,思緒囤積,滋生出枷鎖,或混沌,或清澈,我們總是睡眼婆娑。讀小禪的文字,她說:時光把一些東西放大了,又把一些東西縮小了,放大的是光陰里的悲喜交集,縮小的是少年時具體見過的人和物。她又說:我們總是恨晚,多早也是晚,或早或晚。恨春太短,冬太冷冽。這一生,恨晚的太多了,光陰里最好的東西,悄悄的溜走了,一轉眼,老了,一轉眼,沒了,再一轉眼,一生悄然過去了,甚至連恨都來不及。

   浮云翻卷,流光深淺起落,人心,是荒漠,而懂得,是甘泉,生命中,有多少的感懷,又有多少的歡愛,我們都來不及一一的去細數,也終究做不到大愛無言,廣闊無邊,佛說:人與人之間的情緣,如青燈明滅,一切且隨緣,我們不去做趁火打劫的惡人,也不去做阿諛奉承的俗人,就只做那個安靜的善人吧,對著自已喜歡的一切去微笑去懷念,最后羽化成美麗的語言,若感念,便讓萌生的情愫與之相牽,一顆心始終止于初見。

  文字:江水


您可能還會對下面的文章感興趣:

    在家赚钱的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