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航

那一年,我高三

  那一年,我讀高一。

  記得剛剛踏進高中的校門時,我依舊是那個信心滿滿,雄心壯志毛丫頭,依舊是那個以為自己可以很堅毅的在自己人生上涂畫上自己想要的顏色的天真的孩子。

  記得第一天,舅舅和爸爸一起送我去上學。那天,我心里既開心又傷心。開心我終于可以嘗試著一個人在外面生活啦,但是同時,我面臨的是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以前的同學朋友,沒有一個人和我一個學校,站在新學校的廣場上,我,是孤獨的。在老爸們準備回去的時候,我終于沒忍住跑過去抱著老爸哭出來啦。當天晚上,與家里通話,電話一接通,我的眼淚就刷刷落啦下來。

  那一年,始終,我都低估啦自己的堅強,同時,也低估啦自己的能力。

  我在為自己進入啦最好的學校的實驗班的開心的同時,打擊也隨之而來。每天上數學課,我都懷著一顆惴惴不安的心,我怕,我怕我跟不上老師的講課步伐,我怕老師會提問我,我怕同學會嘲笑我口中的錯誤的答案。以前最喜歡的數學課,那一年,漸漸地成為啦我的夢魘。我把大部分時間花在數學上,但是,我的數學,依舊不見任何的提高。內心的極度壓抑終于在一個早晨里爆發啦出來。那天七點多,當我翻開自己的數學書,發現上面滿滿的自己不懂的東西時,我終于無助的哭啦起來。這樣的日子持續啦近大半個學期。每天要面對的,都是滿滿的作業,滿滿的壓力,滿滿的負擔。

  不知不覺地,我就在習慣啦的環境,習慣啦的壓力中生活啦兩年。兩年中,感覺自己的確變得堅強啦一點,但是比起當年剛剛入高一時的自己,身上的確是少啦一份銳氣,多啦一份隱藏。那個時候的自己,慢慢地變得不太喜歡哭泣啦,但是,卻更喜歡自己一個人站在黑夜里遐想,行為處事上,也更想自己一個人。可能也因為這些個原因,那個時候的自己對班級的感情很淡,總是有種事不關己的感覺,總覺得那些事不是非自己不可。越是這樣想,心中的淡漠就會越濃重。

  那一年,我讀高二。

  那個我淡漠啦班級整整一年的歲月。

  時間總是那樣無聲無息的在我們的指尖流淌,當我在感慨各種作業排山倒海的壓向我的時候,我已經站在啦高考的預備線上啦。

  那一年,我讀高三。

  那一年,是我高中最美好的時光。

  那一年,365天,我不斷地重復著課室、飯堂、宿舍三點一線的生活。

  你那樣的生活枯燥嗎?

  是的,很枯燥。

  你那個樣的生活無聊嗎?

  是的,很無聊。

  你那樣的生活壓抑嗎?

  是的,很壓抑。

  那,你那樣的生活,你快樂嗎?

  是的,那樣的生活,其實我感覺到啦快樂。

  那一份快樂源自于上完課后被班主任趕出去和全班同學一起圍繞著學校的荷花池跑步。

  那一份快樂源自于在睡不著的夜晚,我們幾個會在宿舍里開臥談會。大家你一言我一語地說出自己的心里話。同樣地,那樣的快樂也源自于我們蹲在廁所和沖涼房的外面,借著那里的燈光進行復習,然后不懂的,大家還會相互學習。看著所有的燈光漸漸消失,我們大家一起閉上啦自己的眼睛,一起等待明天的到來。

  那個時候,總是能夠在六點鐘準時起來;那個時候,也總是能在夜晚十二點前睡下。偶爾會小小的失眠,但是最后卻仍然帶著上揚的嘴角安靜的入睡。

  那一年,我高三,陪伴著我的有我最好的室友和我最好的同桌。

  同桌是個看起來非常柔美的女孩子,但是內心卻很堅毅。遇事有主見,成績很好,也經常不按常理出牌。仍然記得那一年她和我說過的一句話,她說橋燕,你是我上啦高中以后第一個真正的朋友,我不知道你是否把我當真正的朋友,但是我真的覺得你是我的朋友。聽到這句話的那一刻,我突然為我面前那個大我幾個月的女孩子感到心疼。心疼她的孤獨,心疼她曾經的獨來獨往。那一年,我們幾乎形影不離:一起吃飯,一起去洗澡,一起去上課,一起寫作業,還會在一起回宿舍的路上分享同一首歌曲。兩個耳塞,一個在她的右耳,那么另一個,就會在我的左耳。那一年,陪伴我的,還有和我共眠兩年的室友。她們兩個人的存在,是我高中中最美麗的兩道風景線。一個在白天陪著我,另一個則在黑夜里屬于我。

  那樣的我,很幸福。

  那一年,我高三,我慶幸有個慈父般的班主任。那個親切的稱呼,阿巴,那張熟悉的面孔。

  曾經,室友說黃曉明很帥,我隨意說啦一句不覺得啊,我覺得阿巴還更帥一點,結果,我的那句話成為啦室友找樂子的段子。其實阿巴有時候很兇,但是有時候的想法又比我們還更像是孩子。記得有一次,阿巴到宿舍尋訪,看見我的被子,便大聲像我吼道***,現在這么冷啦,怎么不多蓋點被子,下次我來檢查的時候,一定要給我看到厚被子.那一刻,我一愣,但卻在心底偷偷地笑啦。老師關心人的行為也是那么的獨特。

  那一年的學習是我最在狀態的時候,那一年的生活也是我高中最快樂的。那一年,我們拿下

  啦所有的文明宿舍,宿舍四個人興奮地舉著獎狀是拍啦又拍啦。

  那一年,我用我人生中最最美好的時光,結識下啦她們,然后書寫啦我的18歲。

  而今天,我不經意地在高中同學的相冊里看見啦許多高中的照片,突然覺得那個時候的人,那個時候的事,真的很美好。

  18歲,我沒有找到對我而言最美好的人,但是,我卻在你們的陪同下為我的高中畫上啦最美好的句號。謝謝你們

  我說,我想你們啦。

  

那一年,我高三


您可能還會對下面的文章感興趣:

    在家赚钱的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