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導航

老屋的燕子

  近日,總有幾只小鳥不斷闖入我的夢鄉,久久不愿離去。夢醒后卻是鳥影模糊,看不清它的顏容。我知道一定是我的朋友們在向我傳達著它們的問候。為何你們不在午后黃昏停留于我的窗臺,是不是害怕在這鋼筋混凝土的叢林中找不到回家的方向。就算如此,你至少也應該離我更近一些,讓我看清你矯健的身姿,減少我太多的猜測。

  是故鄉老屋那窩可愛的燕子嗎?小時候,小伙伴們大多是可以認出自家房梁上那對燕子的。我眼拙,一直也沒能看出自家的燕子與別人家燕子的區別,不過幸好燕子是可以分清的,它們每年都會準時返回去年的舊巢。略知世事后,對燕子能夠登堂入室,并且可以公然在房梁上筑巢感到很是奇怪,要知道就連連小小的麻雀一不小心都會成為人類餐桌上的美味。就算是最頑皮的孩子,也沒有人去打過燕子們的主意。所以在我的記憶中,曾養過可以抓到的任一種幼鳥,曾經品嘗過可以抓到的任一種鳥肉的香美,唯獨燕子除外?,F在想來,這大概與故鄉的一種傳說有關,那就是燕子只會筑巢于積善之家,鄉鄰們甚至會把一個家族的善良程度以燕巢的多少來予以量化。關于這一說法在許多地方都是存在的,只是以前并不知道。

  燕子可以不必擔心人類的侵害,但并不是說就可以安然無憂了。我家的一窩小燕曾經就受到過一條花蛇的攻擊。故鄉的房屋曾經主要是以土墻草頂為主,時間久了自然就會有蛇定居,故鄉的人會稱它們為家蛇。在蛇的眼里,燕子自然是最好的美味,更何況也沒有什么善與惡道義上的束縛,總之,這條家蛇也好,過路之蛇也好,在幼燕們唧唧喳喳叫聲的吸引下乘著夜色,悄無聲息地奔向了燕巢。當然蛇的悄無聲息只是對我和我的家人而言,燕子們肯定是早已感受到了危險的降臨。在成燕與幼燕們異樣的鳴叫聲中,父親拉開了電燈,一幕驚心動魄的燕蛇大戰便呈現在我們的眼前。房梁上一條約二尺來長的花蛇正高仰著三角形的腦袋向燕巢發動著兇狠的攻擊,而兩只成燕也是一副拼命的架勢,輪番俯沖著用喙和翅膀啄食撲打著蛇頭?;蛟S是受到了燈光的驚嚇,或許是受到了燕子致命的一擊,或許是一時的疏忽。就在父親拉開電燈后的瞬間,花蛇從房梁上跌落了下來,并在父親的剪刀下身首異處了。就在那一年我們家的房梁上燕巢的總數破天荒變成了三個,雖算不上稀奇,但也是很少見到的。

  轉眼間,離家已近二十年了,世事滄桑,故鄉的老屋也早已翻蓋了新房,沒有了可供燕子筑巢的房梁,不知道那年年歸來的燕子現在安家何處?也不知找不到舊巢的燕子是否也在思念著昨日的故居?也許昨夜就是你們飛入了我的夢境,想用你的呢喃再次和我敘說心語。

  

老屋的燕子


您可能還會對下面的文章感興趣:

    在家赚钱的工作室 股票在线行情软件 理财有风险吗 11选五开奖陕西 云上策配资 吉林十一选五今天推荐 深圳风采35选7玩法 安徽11选5组3走势 福彩3d杀和尾杀跨度 青海快3开奖结 山西快乐十分直播开奖